• <nav id="gkeo2"><nav id="gkeo2"></nav></nav><dd id="gkeo2"></dd>
    <nav id="gkeo2"><strong id="gkeo2"></strong></nav><dd id="gkeo2"></dd>
  • Style Collection
    MANHATTAN &
    BROOKLYN
    一座城市 双筑双栖

    只说恋上一座城, 又如何能不谈及建筑 ?
    在纽约,从Manhattan到Brooklyn,由Sky Scrappers到Brownstone House ,无分high与 low。只有 love for two —— 同时拥有两种生活态度,多种文化背景 ,是每一位 New Yorker 最深有体会并深深自豪的东西。
    一个城市 ,双筑双栖 。
    建筑与文化展现了世界大都会的粗犷灵感与生活性感 ,因为包罗万象, 而更显其时尚自由所往。
    这个冬天,我们的拍摄团队也追随 Jean Shrimpton 和 David Bailey 在60年代的脚步,逛到纽约的街道上,感受怀旧自由的时尚精神。从曼哈顿到布鲁克林,街面林立色彩层次丰富的Brownstone House极为吸引人 —— 褐色石房屋 , 它们毗邻彼此 。 它的优雅,糅合了赤沙岩的粗犷与哥特结构的精致,并非巴黎的 Haussmann式大宅 ,也不是米兰的水磨石Townhouse,更非东京的迷你部屋 ...... 俨然一种融合人文思潮与实用景观的街道装饰也许就是这种混合的摩登特性,成为让很多时尚摄影师如此为这种繁华大都市的街道所倾倒的原因之一 。
    虽然我们未能够购入一栋如此温暖可人的Brownstone House ,为了让大家体验回到过去 1960-1970的暖色感觉 。我们这次与时尚摄影师 —— 陈漫一起到摩登大都会纽约。从曼哈顿-威廉土堡桥-布鲁克林。以不同城市建筑格调为背景, 重新感受美国大都会的这份自由的时装精神。
    镜头下的New York City ,依然时而车水马龙般繁华,时而叶落深秋般静谧,时而被波普色彩所感染,时而感受黑白的简洁冲击。
    它就象一种生活, 也如一位当代女性的摩登千面。
    最终 ,追求的精神与外表上的双重自由 。

    CALIFORNIA
    DREAM
    加州梦
    2016年春 加州梦!从洛杉矶到棕榈泉 我们经由66号公路 体验了“在路上”的自由奔放 一座城市,双筑双栖。
    Los Angeles & Palm Spring 
    洛杉矶 . 棕榈泉 
    加州是美国梦的衍生地, 带着狅热梦想的冒险家,淘金者,开拓这块在阳光下萌芽的处女地。19世纪的淘金热之后, 加州的名声几乎和 Gold Rush 
    画上等号,迅速而巨大的财富让这片沃士成为梦想新世界。
    人开始筑梦,建其大名鼎鼎的 “ 好莱坞梦工场” 。
    在日落大道建筑棕榈树旁的豪宅, 一片沸沸扬扬的景象, 一切为了梦想安居乐业 。California Dream 是橘子,梦工场,珠光宝气,IT界明日的明星大腕…日出日落,昨日的陨落与新希望的诞生交替着发生。
    在此处, 每天展开新的生机。 幸运地 “ Land of Fortune ”为人们带来的不仅是财富,还有健康,快乐与信念。从加州梦到美国梦。一个个梦想照进现实,好运庇佑每个时限,与阴霾擦身而过,给梦想灌充力量。 
    California 以慷慨的源源不绝的能量,全世界都能感染到一份生生不息的乐观精神。 更改写了大西洋彼岸整个圈子的生活态度与时尚趣味 。
    梦想。
    是我们汲汲所需的。
    2016春天, 阳光,永远伴随加州。
    在进入世界之前, 先来探头一俩个城市。
    按一下快门,1/3秒。而背后的过程,千山万水。一辑时装大片让人感动的不是某个画面而是这幅看不透道不尽的大背景,仿佛整个东西世界浓缩在镜头后。2016ss春夏季大片的拍摄成员中有一半来自荷兰,他们是 Photographer . Stylist . Models . 另外一半来自法国,包括 Digital Operator . Make up artist . Hair . Producer——虽然他们很多不是法国人, 但都在巴黎居住了超过20年。巴黎,是一个这样的地方,吸引并孕育来自全世界的文艺工作者慕名前来浪游旅居,从19世纪开始到今天稍稍冷清的经济下,高涨热情从未停止。 當然,它也是此次2016ss季候风形象大片的拍攝地點。
    巴黎共有 20个区,最能代表并最有 The World At Large ( 世界主义精神)的就是巴黎的 16th arrondissement - 16区,这同时是一个Jet Set Society之区。在16区, 是巴黎中产阶级的文艺区,拥有最集中的博物馆与艺术馆,包括Musee Moderne Art当代艺术馆, Palais de Tokyo (东京宫),Musee Galleria (时装博物馆),Musee Guimet (东方艺术博物馆),Musee architecture(建筑博物馆), Musee national de la Marine (国家海军博物馆)等等,New York University的校园也在这里。在Place du Tracadero和Place l'lena 之间,季候风的拍摄地点就是Rue Boissiere。Rue Boissiere承载了欧洲文艺复兴的历史,Le centre de Russie 苏联文化中心位于这条路中段,靠近雨果广场。
    在按下快门的正前方,正是著名的“玛琳·黛德丽广场”,分别建于首都巴黎与柏林,以纪念女明星玛琳·黛德丽。1997年,柏林市动物园城区将新建的波茨坦广场,以及凯悦酒店和歌剧院及赌场间的区域命名为“玛琳·黛德丽广场”,纪念词写道:“柏林的世界电影与音乐明星,为了自由与民主,为了柏林与德国”。玛琳·黛德丽是一位传奇女星,她被1999年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演员第9名。黛德丽生于德国,在战争时期投奔美国,并投入盟军支援队伍。二战期间她曾拒绝回德国表演,并跟随多位导演包含亚弗列·希区考克、恩斯特·刘别谦、奥森·威尔士与比利·怀德合作。在三十年代中期,她和凯瑟琳·赫本、葛丽泰·嘉宝以及琼·克劳馥等人同时成为“票房毒药”,因为观众不再喜欢她们“高艺术水准”的电影了。在这样的绝境下,电影《大骗局》(Destry Rides Again/The big bluff)的崭新形象。美国挽救了她的命运,电影中的她改变原本不可接近的女神形象,成为为命运奋斗,嗓音低沉沙哑专唱淫词艳语的酒吧女郎。1960年在欧洲巡回演出中,她再次回到家乡柏林,和波兰、俄国或以色列不同的是,在这里迎接她的不只是观众,还有敌视她的媒体,他们视她为“叛国者”,甚至对她进行炸弹恐吓。1979年的电影《漂亮的小白脸,可怜的小白脸》(Sch?ner Gigolo,armer Gigolo)是她最后一次现身荧幕,因股骨受伤黛德丽完全是在轮椅上完成拍摄。此后,玛琳·黛德丽完全离开公众的视线,一直居住在巴黎蒙田大街的公寓中。数年后,她接受了马克西米利安·谢尔(Maximilian Schell)的请求,在纪录片《玛琳》中再次出现,但只有声音而没有身影。谢尔与黛德丽一直以德语和英语交替争论中,电影用黛德丽的预言为结尾,并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1987年,玛琳·黛德丽发行继《ABC》后,出版第二部自传《我是,谢天谢地,柏林人》。
    云南快乐10分